冰菓子ICE

rps.压抑风但HE
强行圆也得圆回来

【朱白】同路/念宇视角

·rps
·HE
·真的完结了

正文: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起初,父亲和爸爸没有结婚证,母亲说,那样父亲就犯了重婚罪。

唯一的一张证书是母亲写的,一手小篆确实好看。

母亲总喜欢搞这种有的没的,父亲和爸爸也由着她闹,签了字摁了手印,还裱起来挂在书房的墙上。

父亲和爸爸都不在家的时候,母亲就坐在书房里翻着她收集的画册,她好像只要那些记忆就能过活。

母亲偶尔会因为工作忙到很晚,但只要看看书房里那副她亲笔书写的证明,她就又恢复了活力。

母亲总说:“我要挣钱养着我的哥哥们呀~”

虽然我觉得她并不需要……一个明明拥有真人手办还每次排队去抢他们俩的海报的人,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劝服的。

“得了吧,什么真人手办?我一年能见到几次?”可能海报和娃才是她的真爱。

其实书房是独属于母亲的,父亲和爸爸总是来去匆匆,就算看书也不会特地坐到书房去,往往是窝在沙发里就不起来了。

书房里有一个橱窗,摆满了母亲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收藏,从一开始只有爸爸的照片,到后来慢慢变成父亲和爸爸的海报周边,还有他们各个角色的黏土小人。

母亲对一纸婚姻看得不重,但对父亲和爸爸的一纸证明很重视。

她似乎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她印了离婚协议书悄悄拿给父亲,没敢让爸爸知道。

连一点点愧疚,都不想他有。

算是当年的女友粉最后的温柔。

自从当了两人的妈妈粉,母亲看他们俩就跟看傻子似的,虽然嘴上说着爱他们。

女人,真是令人难以捉摸。

说出这句话的后果,就是被母亲暴捶了一记,并且对她和念澜道歉,说她们是世上最可爱生物。

为此北家的臭小子给我甩了两天脸色。什么毛病?

不知道父亲用什么理由拐了爸爸去国外,等父亲和爸爸蜜月旅行回来,带回来一纸证书。

母亲很认真地裱起来,和她亲笔写的那张挂在一起。

母亲没想过搬出去,按她的说法:“我们现在只是合租关系,懂吗?”

说什么呢,房产证上明明写着你和父亲的名字,后来加了爸爸,再后来加上了我们三个的名字。

她总有太多东西放不下。哦,不是感情,是她那一房间的藏品。

我该荣幸,我也是母亲的藏品之一吗?

单亲什么的,不存在的。

你能想象三个人轮流去给我开家长会的画面吗?

庆幸我读的全日制学校还不错,家长们也是见惯不惯了。

母亲的工作没有比父亲他们轻松多少,随着我们几个渐渐长大,事业心很强的她其实对家庭的关注也逐渐变少了。

父亲和母亲离婚时候虽说法律上分割了财产,但没有人去实际操作什么,没人在意。

外人说什么有的没的,更没人在意。

没有人可以置喙我的家人,我要变得更加强大,才能保护他们呢。

也该确定我要往什么方向走了。需不需要问问父亲呢?或者爸爸?母亲只会企图把我拐回家继承家业……哦,爸爸也是!那还是问父亲吧。

End

《同路》整体比较压抑,话题有点敏感,但确实是我目前最满意的一段。希望小可爱们能摈弃对特殊人群和特殊生活方式的偏见,任何形式的歧视都是某种意义上的伤害。

最近可能无法再动笔写这个主题了,我得用一些时间脱离这个抑郁的状态。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其实我不是一定要等你,只是再也没有遇到让我心悸脸红的人,他们都不像你。

我们回家。

【朱白】同路(路人女主视角)

·rps.OOC.AU.
·mob预警
·cp洁癖勿入
·很压抑,自己写着写着哭出来了
·不带真名,请勿代入,禁上升真人,禁ky
·HE
·预警都写在前面啦,麻烦大家看一下,不能接受的可以回避一下
·改成烂尾了,这可能是个不够好的结局,对不起

【亲爱的,看预警了吗?】
AU AU AU
不要代入啦

正文: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没有感情的交合是这么的痛苦,不是来自肉体上的疼痛,而是心灵的距离。

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个彼此都不情愿的人闪婚生子,没有盛大的婚礼,没有拍结婚照,只是两大家子人吃了顿团圆饭。

大概是为了婆婆所说的“丈夫的责任”,他息影了小半年待在家里陪我安胎。

虽说如此,也不过是每日窝在沙发里看剧本,夜里跑到阳台上去抽烟,一抽就是一宿。

至于照顾?那不是有保姆么,不需要他做什么。

没有什么争吵,也没有什么不满,只是交差一样完成一个任务。

孩子很好,很可爱,他给他取了名字,叫“念宇”。

我不在意,他喜欢这个名字,就叫好了。

第二年,我和他携手参加了一个人的婚礼。

我知道他,我看过他和他演过的电视剧,看过他们眼中擦出的火花。

我曾经热衷过他们的cp感情,但是终究抵不过现实。

残酷到令人麻木。

我眼里的他们还和当年一样,眼中暗藏着隐忍的眷恋。

只是现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我,而他的身边,站着陪他爱情长跑了几年的陆萌萌。

在我们进门的瞬间,我看到新郎的眼睛倏地亮了起来,在看到我的时候,复杂地看了我一眼,默默别开了眼神。

我帮他在来宾签到本上登记,写名字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签上了念宇的名字。

我想他应该知道,他还想着他。

他走到他的身边,像好兄弟一样交谈着什么,仿佛他们还是昨日的模样。

我知道萌萌在看我,她想跟我说什么,想要确定什么。

但是我躲开了,我没有什么能告诉她,能让她安心的。

我不在意的事,她很在意。

可我不在意她在意不在意,他不在意,他更不在意。

其实最可悲的,还是她。

至少我自以为看得清楚,心里该有的答案,从开头就已经注定了。

她又想要什么答案呢?

我知道,但我给不了她。

宣誓仪式,神父询问着:“有谁反对吗?”

新郎似乎有些莫名的期待和雀跃,似乎谁要是此刻横插一脚,他必定立刻跟着别人走了。

我下意识地看向身边的人,他只是看着台上的那人,有些无神,有些迷蒙,带着一抹无奈而宠溺的微笑。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到:啊,他今天没戴眼镜。

什么都没有发生。

婚礼很顺利,新娘的捧花丢进了他的怀里,他随手塞给了我。

他脸上带着面具化的营业笑容,我也只能回报一个笑容给他。

新郎投给他一个复杂的眼神,他没有回看他,我看到了,但也只是看到而已,我也不能跟谁提起。

当天晚上,#北宇 陆萌萌婚礼#上热搜的同时,另一条消息#居一龙 圈外女友公开恋情#压过了一串热搜,直冲榜首。

他的工作室发表了声明,公开了我和他的关系。

当然只是恋人关系。

心里算了算,#领证#、#结婚#、#生孩子#,至少还有三次可以拿来做压热搜的武器。

我不在意,甚至默认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如果可以,我想告诉他,他不必自己一个人扛着,我可以为他分担。

但是我想,他不需要,我的陪伴对他而言不过是负担。

后来那位要和陆萌萌的孩子一起上某个综艺节目,节目组找上门的时候,他第一次询问了我的意见。

“我可以带念宇参加吗?”

我只是写下念宇和念澜的名字:“你要告诉全世界吗?”

念澜是那天婚宴后,他一人独酌喝得烂醉的产物。

我没有犹豫还是留下了她,就算他不想要,但是我要。

她的名字是我起的,怀念那年夏天给我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的,赵云澜。

他在替我登记念澜的名字的时候,签字的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

我只当没有看到。

这是属于我的回忆,谁也不能夺走。

即使是沈巍本巍,也不可以。

最后他带了念澜去上综艺,去见他心念许久又避而不见的那位。

节目上映之后,“念澜”的名字刷爆了网络,当年的那些镇魂男孩女孩们仿佛突然找到了一个契机,纷纷追忆起那个夏天。

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念宇已经大了,他的性格确实很像北宇,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都从各种途径了解到了。

他似乎怕我伤心,看节目的时候一直陪在我身边,给我剥核桃,哄着我吃。

而我其实只是贪婪地看着他和他同框的画面,感慨着这几年来彼此折磨的苦痛。

北宇很疼我们家念澜,可能也是想起了当年的小澜孩吧。

他和他,时隔九年,重新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中。

以两个父亲的身份,交流着所谓的“育儿经”,而观众们只看到他们之间的暗潮涌动。

真巧,我也只看到了这些。

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但确实是一个好父亲。

在我无法既顾及工作又同时照顾两个孩子的时候,他替我分担了很多。

当然,他爱的只是孩子们。

他不爱我,我知道。

真巧,我也不爱他。

能够在婚姻上达成共识,只不过我们共同爱着的那个人罢了。

节目播出之后,居北cp重新掀起了热潮,他和他重新像当年一样营业。

他会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动不动轻靠在他的身上,他会在他企图萌混过关的时候接过话头。

他依然和当年一样小心翼翼不敢见他芒果,他倒是依旧固执地拿毛猴表情包在他的微博底下兴风作浪。

戏外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的活力四射了,这些年我看着他,台前的都是演技,回家只会躲在外面阳台上抽烟。

当年拍zh的时候,他的烟瘾明明已经不大了,但那些事情之后,到底还是回到了每天小半包的境地。

我勒令他抽了烟离孩子远一点,就只能自己忍受这弥漫在房间里的烟味。

这段时间他的烟瘾明显又降下去了,随身带着盒薄荷糖,大概是在戒烟。

我真的想说,你带棒棒糖我也不会嫌弃的,真的。

他说,小白给他的。

Ok,fine.我什么都没说。

我听到他床头的手机放着那年七夕北宇的录音:“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哼,谁还没有啊?你也不过只能听听他录给粉丝的话语解解馋。

下一句我就笑不出来了。

“哥哥,我爱你。”

艹,这是什么好东西?我可以拥有吗?!

划开他手机的屏幕,密码锁。

很随意地输入了北宇的生日……果然打开了。

点击分享文件到微信好友安小北,发送。

再拿起自己的手机,接收文件。

删除他手机里的聊天记录,锁屏。

完美👍

为自己的机智鼓掌。

小小地纠结了一下,还是没有把“我爱你”这句单独截出来循环播放。

这是他送给他的七夕祝福,我又有什么资格得他的一句爱你呢?

后来他和他的关系仿佛回到了好兄弟的状态,他常常会带着孩子来我们家玩儿,后来也见到了念宇。

念宇对他有偏见,我没有劝他,只是希望他和北宇相处一段时间,他就会知道他的好了。

念宇很听话,并且很快折服在北宇的人格魅力下。

我觉得挺好。

三个孩子在客厅玩闹,两个大男人窝在沙发里不知道在聊什么,我也懒得偷听,念宇会把他听到的小秘密都告诉我的。

陆萌萌一次都没有来过我家,我也没有带孩子去过他家,我对她心里是排斥的,这点必须承认。

某个雨夜,北宇提着大包小包带着孩子找上门来。

“龙哥,我被扫地出门了,求收留。”

北宇离婚了,净身出户,只为了孩子的抚养权。

好在家里房子够大。

我觉得我就是个保姆,得照顾三个小的,现在还来了个大的。

两个人的烟瘾这次戒得很彻底,家里再也没有一丝烟草味道,倒是主卧时不时会有些奇怪的麝香味……

自从生了念澜,我就和他分房睡了,次卧恰好把主卧和孩子们的房间隔开,免得小鬼们乱跑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要长针眼的。

应某些人的要求,我离婚了,没有带走一个孩子。

他们过得好就好
END

请不要对任何别人的感情和生活直白地下“这是错误的”这种论调,因为你并不知道别人背后的样子,无论如何,是别人自己的选择。

“有协议的同妻”只是一种生活方式的体现,夫妇之间达成共识,人家相处得好好的,与你无关。

歧视他们,这和歧视lgbt人群的那些人,有什么区别呢。

无论天堂还是地狱,你又不会陪着我走,不是吗?

即使是砒霜,我甘之若饴。

【居北】同路[原版]

不打cptag,进来ky直接删评了
随缘进,请勿转发
·rps.OOC.AU但现实paro
·mob预警,肉体出轨
·同妻预警,cp洁癖勿入[!!一定要看预警!!]
·很压抑,自己写着写着哭出来了
·不带真名,请勿代入,禁上升真人
·HE
·预警都写在前面啦,麻烦大家看一下,不能接受的可以回避一下

【亲爱的,看预警了吗?】

ky直接删评论

正文: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没有感情的交合是这么的痛苦,不是来自肉体上的疼痛,而是心灵的距离。

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个彼此都不情愿的人闪婚生子,没有盛大的婚礼,没有拍结婚照,只是两大家子人吃了顿团圆饭。

大概是为了婆婆所说的“丈夫的责任”,他息影了小半年待在家里陪我安胎。

虽说如此,也不过是每日窝在沙发里看剧本,夜里跑到阳台上去抽烟,一抽就是一宿。

至于照顾?那不是有保姆么,不需要他做什么。

没有什么争吵,也没有什么不满,只是交差一样完成一个任务。

孩子很好,很可爱,他给他取了名字,叫“念宇”。

我不在意,他喜欢这个名字,就叫好了。

第二年,我和他携手参加了一个人的婚礼。

我知道他,我看过他和他演过的电视剧,看过他们眼中擦出的火花。

我曾经热衷过他们的cp感情,但是终究抵不过现实。

残酷到令人麻木。

我眼里的他们还和当年一样,眼中暗藏着隐忍的眷恋。

只是现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我,而他的身边,站着陪他爱情长跑了几年的陆萌萌。

在我们进门的瞬间,我看到新郎的眼睛倏地亮了起来,在看到我的时候,复杂地看了我一眼,默默别开了眼神。

我帮他在来宾签到本上登记,写名字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签上了念宇的名字。

我想他应该知道,他还想着他。

他走到他的身边,像好兄弟一样交谈着什么,仿佛他们还是昨日的模样。

我知道萌萌在看我,她想跟我说什么,想要确定什么。

但是我躲开了,我没有什么能告诉她,能让她安心的。

我不在意的事,她很在意。

可我不在意她在意不在意,他不在意,他更不在意。

其实最可悲的,还是她。

至少我自以为看得清楚,心里该有的答案,从开头就已经注定了。

她又想要什么答案呢?

我知道,但我给不了她。

宣誓仪式,神父询问着:“有谁反对吗?”

新郎似乎有些莫名的期待和雀跃,似乎谁要是此刻横插一脚,他必定立刻跟着别人走了。

我下意识地看向身边的人,他只是看着台上的那人,有些无神,有些迷蒙,带着一抹无奈而宠溺的微笑。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到:啊,他今天没戴眼镜。

什么都没有发生。

婚礼很顺利,新娘的捧花丢进了他的怀里,他随手塞给了我。

他脸上带着面具化的营业笑容,我也只能回报一个笑容给他。

新郎投给他一个复杂的眼神,他没有回看他,我看到了,但也只是看到而已,我也不能跟谁提起。

当天晚上,#北宇 陆萌萌婚礼#上热搜的同时,另一条消息#居一龙 圈外女友公开恋情#压过了一串热搜,直冲榜首。

他的工作室发表了声明,公开了我和他的关系。

当然只是恋人关系。

心里算了算,#领证#、#结婚#、#生孩子#,至少还有三次可以拿来做压热搜的武器。

我不在意,甚至默认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如果可以,我想告诉他,他不必自己一个人扛着,我可以为他分担。

但是我想,他不需要,我的陪伴对他而言不过是负担。

后来那位要和陆萌萌的孩子一起上某个综艺节目,节目组找上门的时候,他第一次询问了我的意见。

“我可以带念宇参加吗?”

我只是写下念宇和念澜的名字:“你要告诉全世界吗?”

念澜是那天婚宴后,他一人独酌喝得烂醉的产物。

我没有犹豫还是留下了她,就算他不想要,但是我要。

她的名字是我起的,怀念那年夏天给我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的,赵云澜。

他在替我登记念澜的名字的时候,签字的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

我只当没有看到。

这是属于我的回忆,谁也不能夺走。

即使是沈巍本巍,也不可以。

最后他带了念澜去上综艺,去见他心念许久又避而不见的那位。

节目上映之后,“念澜”的名字刷爆了网络,当年的那些镇魂男孩女孩们仿佛突然找到了一个契机,纷纷追忆起那个夏天。

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念宇已经大了,他的性格确实很像北宇,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都从各种途径了解到了。

他似乎怕我伤心,看节目的时候一直陪在我身边,给我剥核桃,哄着我吃。

而我其实只是贪婪地看着他和他同框的画面,感慨着这几年来彼此折磨的苦痛。

北宇很疼我们家念澜,可能也是想起了当年的小澜孩吧。

他和他,时隔九年,重新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中。

以两个父亲的身份,交流着所谓的“育儿经”,而观众们只看到他们之间的暗潮涌动。

真巧,我也只看到了这些。

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但确实是一个好父亲。

在我无法既顾及工作又同时照顾两个孩子的时候,他替我分担了很多。

当然,他爱的只是孩子们。

他不爱我,我知道。

真巧,我也不爱他。

能够在婚姻上达成共识,只不过我们共同爱着的那个人罢了。

节目播出之后,居北cp重新掀起了热潮,他和他重新像当年一样营业。

他会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动不动轻靠在他的身上,他会在他企图萌混过关的时候接过话头。

他依然和当年一样小心翼翼不敢见他芒果,他倒是依旧固执地拿毛猴表情包在他的微博底下兴风作浪。

戏外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的活力四射了,这些年我看着他,台前的都是演技,回家只会躲在外面阳台上抽烟。

当年拍zh的时候,他的烟瘾明明已经不大了,但那些事情之后,到底还是回到了每天小半包的境地。

我勒令他抽了烟离孩子远一点,就只能自己忍受这弥漫在房间里的烟味。

这段时间他的烟瘾明显又降下去了,随身带着盒薄荷糖,大概是在戒烟。

我真的想说,你带棒棒糖我也不会嫌弃的,真的。

他说,小白给他的。

Ok,fine.我什么都没说。

我听到他床头的手机放着那年七夕北宇的录音:“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哼,谁还没有啊?你也不过只能听听他录给粉丝的话语解解馋。

下一句我就笑不出来了。

“哥哥,我爱你。”

艹,这是什么好东西?我可以拥有吗?!

划开他手机的屏幕,密码锁。

很随意地输入了北宇的生日……果然打开了。

点击分享文件到微信好友安小北,发送。

再拿起自己的手机,接收文件。

删除他手机里的聊天记录,锁屏。

完美👍

为自己的机智鼓掌。

小小地纠结了一下,还是没有把“我爱你”这句单独截出来循环播放。

这是他送给他的七夕祝福,我又有什么资格得他的一句爱你呢?

后来他和他的关系仿佛回到了好兄弟的状态,他常常会带着孩子来我们家玩儿,后来也见到了念宇。

念宇对他有偏见,我没有劝他,只是希望他和北宇相处一段时间,他就会知道他的好了。

念宇很听话,并且很快折服在北宇的人格魅力下。

我觉得挺好。

三个孩子在客厅玩闹,两个大男人窝在沙发里不知道在聊什么,我也懒得偷听,念宇会把他听到的小秘密都告诉我的。

陆萌萌一次都没有来过我家,我也没有带孩子去过他家,我对她心里是排斥的,这点必须承认。

某个雨夜,北宇提着大包小包带着孩子找上门来。

“龙哥,我被扫地出门了,求收留。”

北宇离婚了,净身出户,只为了孩子的抚养权。

好在家里房子够大。

我觉得我就是个保姆,得照顾三个小的,现在还来了个大的。

两个人的烟瘾这次戒得很彻底,家里再也没有一丝烟草味道,倒是主卧时不时会有些奇怪的麝香味……

自从生了念澜,我就和他分房睡了,次卧恰好把主卧和孩子们的房间隔开,免得小鬼们乱跑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要长针眼的。

同妻什么的,我也不是很在意,想想离婚怎么判也不能把北家的孩子归到我名下,我就想想算了,孩子放给他们带我可不放心。

孩子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一点,按照念澜的话:我只要知道爸爸和叔叔对我好就行了。

北家的小子听念澜的话,念宇更不用说。

家里最大的争端大概就是他们俩谁在上面的问题。

然而这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近距离嗑糖还是蛮愉快的。

念宇这天放学回来给我带了杯绵云冷萃。

稚嫩的笔触写着:拨云见日,未来可期。

真是令人怀念的味道啊……

他们也算是拨开云雾终见阳光了吧

END

【巍澜重生】上古神话(7)完结篇

·沙雕走向,全员私设

·点击tag阅读全文

 

正文:

那个赌约在厚脸皮的昆仑的执着下还是履行了,昆仑抱着他家用了神筋终于长成大人模样的鬼王巍巍又亲又捏,然后被沈巍悄悄拿出的永冻不败之花迷了眼,二话不说就拉着沈巍上了塌,也不管什么白日不白日,关起门来谁知道呢?

偏偏这昆仑山上还住着个面面,溜达了好几天的面面回门的时候,就不幸地撞见了哥哥哥夫的限制级画面,他觉得自己长了针眼。

那就不是面面了,面面的原话是:“我觉得我长大了!”接着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某一天,发质明显得到了质的飞跃的面面拉着一个黑着脸不情不愿的小子来见家长。

“放开我。”

“不放!我怕我一放手,你就逃走了。”

“不会。”

“先见了我哥和嫂子再说。”

“……”

沈巍看着面前跟自家昆仑有90%以上相似度的缉妖师,心里只想狠狠地把面面揍一顿。

好在昆仑拯救了他:“你就是小裴吧,以后常来家里玩呀!吃不吃苹果?”

“嗯。”

裴文德记得,面面总跟他提起,他嫂子种的苹果特别好吃,跟凡间的不一样。

确实……接过所谓“苹果”的小裴只想一刀砍死面面。这明明是人参果!难怪跟凡间的“苹果”不一样呢。

抬眼向昆仑投去困惑的眼神,只见那人伸出食指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对着他眨了眨眼。

看来这不过是这位“嫂子”捉弄自家小子的手段。

裴文德勾了勾嘴角,表示自己知道了。

“苹果”还是苹果,谁没事干去纠正面面呢,是吧?

[达成共识]

 

此后的日子风平浪静,天地轮回的秩序也在一步步逐渐完善修复,神农氏忙碌了许多,在忙忙碌碌中不知为何就突破了神祇的瓶颈,如今也是一方大神祇了。

伏羲闭关了五千年,两耳不闻窗外事,连昆仑和沈巍大婚都没有来参加,只是派青鸟给他们送了一颗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小珠子,根据赵云澜的记忆,大概是类似于避水珠之类的东西。

阿拉雅倒是偶尔会寄些带着冰雪气息的草药过来,美曰其名“给昆仑君进补一下”,气得昆仑差点把东西丢出去,好在沈巍接住了。

面面自从带了裴文德回山就老实了许多,只是每日守在修炼的缉妖师身边,怕他下一秒就羽化了。当然裴文德其实并没有这个困扰,这也是跟嫂子[达成共识]的事情,但看着面面担心他的样子,很可爱。

 

昆仑掐指算着日子,问神农开了个后门投胎去经历赵云澜的人生,沈巍也戴上眼镜,拟了个身份去守着他。今生没有地星海星,也没有鬼族暴乱,他们的生活轨迹却仍重合在了特调处,曾经龙城大学的一眼万年,如今却是相视一笑的温情。赵云澜想,最美好的爱情,不过如此。

这天,日常胃疼的赵处正蹲在马路牙子上,等着他家沈教授来把他捡回去这样那样,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这时,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闯入了赵云澜的视野。

“女娲?”

“怎么了?”刚到此地的沈教授扶住因为突然站起而有些头晕的小云澜。

赵云澜往前面拐角的地方指了指,欲言又止,深吸了一口气:“我好像看到女娲了。”

“怎么可能?”女娲当年在众神面前消散,那样的神祭又如何能死里逃生呢……

“去看看。”

赵云澜也顾不得胃疼了,无论如何想要追上那人,问个清楚。

 

“你见过他们了?”熟悉的声音使得两人停下了脚步。

“嗯。”那个神似女娲的女学生拢了拢手里的文件夹,“确实很有趣。”

“走吧,我们回家。”

犹豫了一下,赵云澜还是从阴影处走了出来:“回家?回哪里?喜马拉雅山吗?”

阿拉雅的眸色暗了暗,但也没有反驳。

多年不见,她衰老了许多,这种现象不应该发生在一个自然山神身上。

“你是谁?”沈巍走到那个女学生对面,直视着她的眼睛,直接使出了催眠术。

阿拉雅嗤笑了一声:“没用的,虽然她不拥有女娲的记忆和躯壳,但毕竟拥有女娲的灵魂。”

原来当年,阿拉雅还是在神祭中使了手段,用自己的一半寿命换回了女娲的三魂五魄,只是带有女娲一生记忆的那一魄彻底融入了天地,无法再聚拢。

在喜马拉雅山休养的日子,阿拉雅除了自己山里的花花草草,也只有昆仑沈巍那点儿事能作为故事讲给女娲听。因而女娲休养好了以后就迫不及待地想过过平凡人的一生,想看看沈巍是怎么力挽狂澜的,跟昆仑一样走了个后门,来这儿玩玩罢了。

 

至于神农为什么不告诉昆仑?

他两边都得罪不起,就当无事发生,得空就去找他徒弟面面说说上古方言,然后招裴文德一顿含沙射影的嘲讽,最后灰溜溜地回去宅草药。

自从遇到小裴,面面已经很久没有蹲墙角种蘑菇了,他戏称小裴是他的福星。

结果裴文德大成那日列位仙班正接了个福星的位置,前任福星是个慈眉善目的老爷子,在凡间留了不少画像,如今犯了事儿被剥了仙格,正便宜了裴文德。

然而对于整日拿着老福星的画像在自己眼前蹦跶的面面,裴文德只想一巴掌拍死他。这个乌鸦嘴,跟开过光似的。

神农氏:对不起,我不该教他上古方言的。(上古神的语言相当于预言)

 

 

END

伏羲:老婆被拐走了,自己没出场几次就再没露过脸……

昆仑:醒醒,那是你妹。

阿拉雅:醒醒,那是我老婆。

本来想写巍澜甜甜的故事,结果变成了上古神话,希望大家能喜欢

1.调了一下两次的光线和对比度

还是前一次的唇色更红润一些

2.以及关于北宇哥哥的小虎牙,作为同样有虎牙的表示,确实能咬出“那种”小伤口[没错就是龙哥嘴唇上那种!]

但是我只在自己嘴唇内侧咬出过,外层怎么咬不知道😂(因为我没有一个小青龙可以借我尝试一下)

3.续一个很可疑的可能是北宇哥哥想要反攻的信号:唱陷阱的歌手——王北车

不过这首歌也是抖音大火哥,可能哥哥只是抖音刷多了

4.男友黑T大家都看到了,不加赘述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居一龙x曹光】你在透过我的眼睛看着谁(2)

·rps.ooc.AU

·演员x游戏测试管理员

·穿越,伪·替身梗

·不是巍澜衍生,是朱白衍生

·北宇和曹光同时存在于同一纬度,北宇≠曹光

·标题是哪对cp就是哪对,不要ky到其他演员/人物/角色,拒绝代入

·随缘开车,也可能清水

·游戏有bug,不要介意,不重要,点TAG阅读全文

 

正文:

然而系统虽然给了个“抹杀”警告,却没有给他派发任务,居一龙对着那一行字翻来覆去琢磨了一宿也没找到一点线索。

脑内急速运转以致于在寒风瑟瑟的山顶上坐了一晚上的居一龙成功地被第二天上线做任务的[微光]捡到。

“面面你还在这里呀?”

对于[微光]的问题,居一龙少见地没能及时作出反应。在[微光]进入他视野的瞬间,一直没有动静的系统终于跳出了任务提示:与一名玩家组队并完成主线任务[寻找昆仑],任务完成奖励:脱离游戏形态;任务失败则抹杀人物。这真是个,吃力不讨好又不得不做的任务。

至于组队的玩家?这不是有现成的嘛。居一龙只在内心纠结了三秒钟,就对[微光]发出了邀请:“我有个任务需要组队,你愿意跟我一起吗?”居一龙本以为对方会问一下是什么任务,难不难之类的问题,谁知[微光]直接把组队申请发了过来:“是主线任务吧?正好我也要做这个任务。”

经过一番解释,居一龙判断这应给是系统发送给所有玩家的任务,但是在奖励和惩罚上明显和给自己的不一样,据[微光]的说法,他完成任务的奖励是获得一次转神格的机会。在这个游戏系统中,所有玩家的初始属性都是“人类”,完成主线任务能够获得一次提升到神格的机会,然而也只是机会而已,目前已经有很多完成任务得到机会但是转属性失败的玩家,甚至投诉到了游戏公司总部,而游戏公司的回应只是提供了一些物资补偿并且贴出了让玩家寻找恰当的机缘的告示。尽管希望渺茫,还是有玩家前赴后继地冲着那个“机会”去厮杀打斗。

 

“嘶……”[微光]被剑划破了手臂,虽然是在游戏里,但因为他的设备太过精细,在痛感的反馈上也是过于真实,好在游戏也是有BUG的,他的伤口只在出现的瞬间反馈了疼痛,后续则体现在了血条的削减上。而居一龙就比较伤了,在他的感官上,他是真的用自己的身体在打斗,幸好十几年的泰拳不是白练的,这几年的打戏也不是白拍的,只是下手总控制不好力道,有时候太轻连点血皮都蹭不掉,又是又下手太重,一拳一个也不是没有的事。

此时,披着面面皮的居一龙正和[微光]在古战场上打群架。原来这个主线任务虽然看起来平平淡淡,只要“找到昆仑”就行,然而副本的入口只有一个,并且每天只开放一次。排队的话不知要排到何年马月去,更何况系统特地为他们开启了“厮杀区域”,摆明了就是“只有最强的人才能进副本”的姿态。好在这个任务只有一次触发机会,那些实力超群的大佬都已经铩羽而归,要么选择在“人类”中练成最强,要么重开了新号从头来过,如今这个时段可以说是中等层次的玩家的天堂,也是地狱。

居一龙已经陪着[微光]在这鬼地方鏖战了一个星期,居一龙每次挂掉就会进入黑色的系统界面,然后被不知道是人是鬼的系统爸爸冷嘲热讽一顿,然后把他治好了丢出去。[微光]倒是在人群中游刃有余,虽然经常挂彩,但是不容易挂。每次居一龙挂了,[微光]就跑到昆仑山上去等着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笃定他一定会出现在那里。

第n次被一通怼以后看到顶着北宇脸的[微光],居一龙简直感动地想流泪,怎么以前没觉得他这么贴心呢……哥您醒醒,北宇和[微光]傻傻分不清了……

居一龙实在是困了,[微光]还能抽空摘下设备休息上那么一会儿,居一龙是直接像个npc一样被绑定在了游戏里,就算他想睡觉,他的五感也会不断地把周围的信息反馈给他,扰得他头疼到无法入睡。但现在,即使是在剧组熬夜赶工也完全不虚的龙哥,终于是昏睡过去。

一上线惊奇地看到昏睡的居一龙的[微光]想了想,把倒在冷冰冰的地上的某人的脑袋拖起来,搁在自己的大腿上,顺便解了披风改在居一龙身上。他不知道为什么无论自己什么时候上线,居一龙总是在线,而且总是固定在这个地方等着自己,甚至连睡觉都不下线。居一龙不主动说的事情,他就不会开口问,这也是属于光光的温柔吧。

 

 

tbc.


重温了一下芈月传时期的那次新浪访谈,他哥当时的心态其实跟我找对象的心态一样,可以一起吃顿火锅打把游戏,然后一觉睡到自然醒,有兴趣就来一发,生活美滋滋。

我虽然不是长情的人(但他龙哥绝对长情!),zqsg地表示,活泼开朗但内心细腻的对象很好,很可爱,而且是那种可以长长久久过日子的人。

这一类对象在生活中会比较粘对方,所以我坚持认为小白私底下更粘他龙哥。

一个小小的疑问

别花的人如果是龙哥(我觉得小圆手挺像的,关于手看起来老,我倾向于调色和打光问题,因为图里的玫瑰花看起来也很奇怪),那么穿西装的是谁?玫瑰本瑰吗?

如果穿西装的是龙哥,那联想什么时候放图?

会不会像开封菜一样,拍了两人推广,结果错开好久才发?

当然也有可能就是工作人员摆拍了一下(但是这张图明显跟另外几张画风不一样!)如果是摆拍,他们放这张图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