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菓子ICE

rps.压抑风但HE
强行圆也得圆回来

【朱白】我可以娶你吗(3)

·rps

·OOC

·现实paro

 【】沙雕甜向

 

正文:

此刻,居一龙面临三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大变局(不):刚上床时老老实实双手贴着裤缝的北宇,此刻正抱着他龙哥的手臂啃得香甜,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或许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

居一龙尝试着想把手抽出来,刚动了一下,就被小白死死的抓住。

他低头看向小白,小白并没有醒来,只是迷迷糊糊地蹭着自己怀里结实的手臂,嘟囔着:“让我再吃一口……就一口……”

居一龙无奈地放弃自己手臂的控制权,右手伸向床头柜摸找手机。

手机已经振动了好一会儿,只是方才居一龙光顾着看北宇的反应,并未在意。

点开屏幕,不过是个闹钟。

居一龙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今天有什么通告,直到想起昨天自己早有准备,向婵姐要了一周的假。

漠然按掉闹钟,手机的屏保显现出来,是一张浩瀚宇宙的图片。

居一龙这才惊觉,这不是自己的手机。

又单手艰难地在床头柜上摸了两下,终于找回了自己的Z5,给小白的助理发微信询问小白今天是否有什么通告。

小白助理库库一大早收到消息,拿着自家老板的空白schedule一脸懵逼。

名为助理二号实为小白保镖的萨萨提醒到:“宇哥每天会早起给人发消息,得到回信以后接着睡,假装自己工作很勤快的样子。”

“确实。”库库想起来,北宇很早到片场也会在做妆发之前拿着手机看很久,她还以为宇哥在小号刷wb呢。

库库将萨萨和自己的记忆整合了一下转述给居老师,并且对于居老师“他给谁发消息?要不要紧?”的问题表示一无所知。

居一龙怀着疑问,无意识地刷着自己和小白的聊天记录。

7/26

【小白菜】:龙哥早鸭

【居一龙】:早安。

【小白菜】:我今天有早戏要拍呢,好早就起来了

【小白菜】:今天龙哥起得很早诶,有通告吗?

【居一龙】:没有,就是正常作息。

【小白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龙哥你好老干部哦

【小白菜】:龙哥,我去拍戏啦

【小白菜】:龙哥拜拜

【居一龙】:拜拜。

7/27

【小白菜】:龙哥

【小白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居一龙】:?

【小白菜】:[毛猴表情包]

【小白菜】:龙哥你真是艺术家

【居一龙】:你走开。

……

8/16

【小白菜】:龙哥早鸭

【小白菜】:我今天有一场悬崖边上的戏,要吊威亚

【居一龙】:注意安全。

【小白菜】:遵命!

【居一龙】:别皮。我去忙了。

【小白菜】:龙哥挥挥~

 

聊天记录到这里就没有了下文。

 

当天下午他收到了北宇出事的消息。

如今,这棵小白菜种在他的窝里了。

“既然你回到我身边,我就再也不会放手了。”

居一龙伏在北宇耳边低喃。

 

“好呀!不放手!”

醒来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自己一见钟情的大美人对自己满满占有欲的北宇表示:{洒家这辈子值了!}

 

 

 

 

tbc


【朱白】我可以娶你吗?(2)

 ·rps
·OOC
·现实paro

沙雕甜向
是朱白

·看了预警小白才能睡到龙哥哦~

正文:

“哥哥,我用哪双拖鞋呀?”

“哥哥,我可以和你睡一间吗?”
 
“哥哥,喝牛奶。”

恭喜身体没有受太多外伤的北宇登堂入室。

入,他龙哥的室。

在出院前,居一龙想向小白的家人征求意见,然而……

老白家经纪人:啊,北宇发生这个时候突发事件,我必须去处理,告辞!

老白助理:我觉得……这个任务有点重。而且我也扛不动宇哥。

婵姐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居老师。

居居助理:老板的眼神……我还想活久一点。

白姐姐们:我要带孩子,不想再领个大的回去了,摊手。

白麻麻刷着手机,忙着给小白投票打榜,至于自家儿子:麻麻的白菜心已经长大了,该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啦。

母爱泛滥的医护人员表示:“居老师,你就收留这可怜孩子吧!”

居老师最终屈服在了北宇湿漉漉的、渴望的小眼神之下,认栽,于是就有了开头的画面。

 

“老、小、老、小白,你能不能把我新买的星爸爸杯子放下?”从进门开始就没有闲下来过的北宇已经摸进了居家厨房。

北宇正坐在开放式厨房的吧台上,把玩着某次居一龙拍推广时购入的白色饮水杯,一边说道:“哥哥,我们去买成对的杯子吧!还有情侣拖鞋,情侣毛巾……”

北宇的声音减弱,因为他每说出一样,居一龙就从橱柜里拿出一样,放在他的面前。

“哇哦~”小白心里美滋滋,原来他看上的大美人早有准备。

居一龙被北宇的调笑逗得略显羞涩,支支吾吾地解释道:“我买东西的时候正好看到……就想着,你应该喜欢……”

“我当然喜欢!”不知为什么,好心动,好欢喜,好想扑倒我哥!小白如此想到。

 

Tbc.

【朱白】你看起来很好吃

rps
OOC
现实paro
没有车,不要期待
苟短

正文:

阳光透过酒店的窗帘缝隙,在白色的床单上留下斑驳印记,被子里的人儿拱了两下,没拱开被子,小腿从被子边沿伸出来,触到冰凉的空气,腿毛微微颤抖。

“别动……”还没睡醒的奶音有些沙哑,带着一丝浅浅的诱惑。

居一龙伸出右手把小白又往怀里带了一点,右腿压住小白乱动的小腿。

怀里人从被子里钻出来,毛茸茸的头发在居一龙的脖颈窝里蹭着,一边拿胡茬去挠他的下巴。

“哥哥,我饿了。”居一龙觉得这人还没睡醒就开始硬撩,他有一点点想把他日得喵喵叫。

但是白日宣淫的羞耻感阻止了他的冲动。

然而某人并不存在什么羞耻心,小白不知什么时候又钻进了被子里,握住了他哥清晨的“冲动”。

修得整齐的胡茬扎着居一龙的胸膛,微微有些刺痛,小白枕在他的胸口,蹭了蹭。

“哥哥,你醒了。”在龙哥的心口落下一吻,又向下探去。

温热的手指在胸口打了个转,沿着腹肌的纹路慢慢向下,经过柔软的腰间盘,最后停在小腹之下,揉捏着他硬得发烫的那物。

居一龙抓住北宇继续在他胸膛上作乱的左手,拽着他顺势翻身把他压在身下。

“不想睡了?嗯?”

他的气息喷在北宇的脖颈耳边,吹得他心痒痒。

“来呀,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嫩的玫瑰而怜惜我!正面上我!”

“如你所愿。”

被褥在翻滚之间被卷下床铺,落在地上掀起涟漪,将凌乱而炽热的爱意深藏。



End

【朱白】我可以娶你吗?

·rps
·OOC
·现实paro

老白失忆,对守在病床边的龙哥问,我可以娶你吗?
沙雕甜向
是朱白

·看了预警小白才能睡到龙哥哦~

正文:

北宇这次在车墩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从上一个剧组到现在的剧组,他是无缝衔接进的组。

北宇第一场的状态不是最好,导演很担心地问他需不需要休息一下,他委婉地拒绝了。

然而,第二天拍打戏的时候,他的身体状况有了明显的虚弱症状,在威亚意外脱落身体下落的时候,他没来得及做出应激反应。

昏迷前,北宇还有些精神恍惚地想:我还没有跟龙哥告白呢。

“小白,小白……”

有一个声音在身侧,微软的头发时不时挠着自己的耳朵。

北宇艰难地睁开不知为什么特别沉重的眼皮,入眼是白色的天花板,余光可以看到左手边浅蓝色的窗帘。

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但并不刺鼻。

他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被一个温热的手掌包裹着,很舒服。

微微地偏头,床边的人抓着他的手又用力了一分,既而松开,轻轻地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两下,像是在安抚怕疼的孩子。

“你醒了。”

声音真好听。北宇这样想道。

他用眼睛描摹着那人的轮廓。下巴上无暇修剪的胡茬泛出浅浅的青色,淡红色的嘴唇有些干裂,高挺的鼻梁上蒙着一层薄薄的水汽,黝黑的眼眸在细长浓密的睫毛遮掩下甚是动人。

北宇不知为何就开始盯着那人的发旋发起了呆。

“北宇,你怎么了?”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那人又问了一句。

北宇仿佛被针扎了一下似的微颤了两秒。

“没事,我这是……怎么了?”

“你在片场发生了意外,现在在医院。”

“这样啊。其他人有事吗?”

“没有,只有你受伤了。”

……

“请问……你是谁?”

“……”

有问必答的床边人一时说不出话来,手指猛地攥紧了雪白的被单,手背上的青色经脉那么清晰可见。

他按了床头的铃唤来医生。

医生对着北宇检查了一番,下定论道:“病人脑内有淤血,可能影响到部分记忆。”

得知此事,龙哥通知了北宇的经纪人和家人,几人分别跟北宇交谈之后得出一个结论:北宇仅仅忘记了关于他龙哥的记忆。

最后有些伤感的居一龙再次坐到北宇的床边,还未开口,就被打断。

“我可以娶你吗?”一双亮闪闪的湿漉漉的眼睛看过来。

“什么?”居一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将目光投向围观的吃瓜亲友。亲友们回以了同样震惊的表情。

“我可以娶你吗?”北宇像小猫一样往居一龙伸出的手背上蹭了蹭。

……

没有得到答案的北宇再次发问:“我可以娶你吗?”

不知出于何种心态,居一龙就着他的姿势揉了揉北宇柔软的头发。

“可以。”

“太好啦!啵~”

失忆的北宇直接吻上了居老师的唇,他从醒来开始就很想舔一舔了,想给他干裂的嘴唇润润色。

北宇助理:主子当众出柜怎么搞?我是不是要熬夜写通稿了??

亲妈:太好了,白菜心学会拱猪了

姐姐们: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要在这里?

居一龙助理:现在进去把老板捞出来还来得及吗?

病房外蹲点的狗仔一号:里面发生什么了?好奇,什么时候能出来个人?

病房外蹲点的狗仔二号:我来的早,看见居一龙进去了。“居一龙深夜探望北宇石锤”的稿子终于写好发出去了,这个月的奖金妥了。

医生:我不配有姓名。

Tbc

给大哥递芒果冰激凌

小弟瑟瑟发抖

大哥您吃您吃!不跟您抢!

这熟悉的美食滤镜
这熟悉的要把一桌菜都拍进镜头的执念

(没有准数,不能当真,纯脑补)

瞎稷儿脑一个情节:
lg:你等会儿帮我拍一张照片
by先坐着拍了一张
lg:什么玩意儿?不是这么拍的,我跟你讲要等菜上来了balabala
菜上了,by站上凳子.
by:满意了吧?
lg:我要发朋友圈放毒

我决定捞一下这朵出现在lg联想推文里的白玫瑰
白玫瑰这伏笔埋得好啊,不管这张是工作人员摆拍还是其他,白玫瑰都拥有了姓名

此外白玫瑰还出现在了:
lg杀青礼盒花
lg优k广告视频
by荣y广告视频

如何能想嗑rps就嗑rps,想要什么样的素材就搞到什么样的素材?
金主爸爸教你做人。
成为金主,包养哥哥们,想拍啥拍啥,想嗑啥嗑啥。
兄弟们,看到人生目标了吗?
目标就是,成为金主😂

为之奋斗吧(x

冲鸭!

【居北/昀昕夫妇】情定大花轿

·现实paro
·rps
·OOC
·是张的的zry和小唐姐tyx的婚礼
·沙雕预警
·开拉灯车预警
·有白龙冠天、正翟之宝
·私设婚礼前居北还是兄弟情,且各自单身
·私设同性婚姻合法
文梗源 @珂箩玎

·看预警的都是好孩子

正文:

“如果参加朱老师的婚礼,你最想以什么身份出现在婚礼上?”

“我最想以……女方亲友团的身份出现在婚礼上,堵着门让朱老师给我塞红包,不给红包不开门。”

“一定要达到我心里想要的那个数字,啊,不到那个数字是不给开门的。”

张的的:首先,这不是你龙哥婚礼;其次,你是怎么混进昕昕的闺蜜团的??

北宇哥哥表示,这不重要!给红包!

张的的不能理解这个明明应该帮助自己突破伴娘团重围的家伙,怎么好意思穿着伴郎服问他讨红包。

嗯,最后是他龙哥掏的钱,包在一个明显不是张某人准备的大红包里,拍到了极其嘚瑟且不配合的北宇脸上。

那“啪”一下,张的的都听得胆颤。

但是北宇笑得分外灿烂。

哦,还亲了他龙哥一口,真没眼看。

张的的想起了当年的正翟cp营业史,北宇可能是跟他们白龙冠天的大哥学的吧,这糟糕的直男之间的友谊,真是令人费解。

北宇为什么还不识相地让开?张氏呐喊。

为什么居北二人在门口开始对峙起来了?

为什么气氛开始密之僵硬了??

我还能不能见到我老婆了???

“啵~”

瞬间冰山融化,春风拂面。

张先生瞪大了眼,无法理解自己看到的情况。

他龙哥主动亲了北宇一口。

“这是回礼。”北宇得意地指着自己的脸颊,然而除了他龙哥并没有人关心。

张先生一把推开了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并失去堵门动力的北宇,跳过其他伴娘们的重重套路,终于抱得美人归。

昕姐被公主抱起来,头抵在张的的耳边:“怎么这么久?”

无奈地紧了紧手中的美人儿,回答道:“还不是北宇,不知道抽什么风,好好一伴郎去做伴娘的差事儿,堵门口不说,还跟他龙哥要亲亲……”

张先生感觉到手里的人儿在微微颤抖,怕她是生气到发抖,赶紧抬起她的脸。

却不想昕昕竟是在憋笑。

“你早就知道?”张先生无奈地捋了捋新娘的碎发。

昕昕往他怀里一钻,娇嗔道:“要不然怎么能看到你手足无措的样子?”

宠妻狂魔张先生选择把他的公主塞进轿车的后座并且假装不搭理她。

昕昕也不看他,只在后视镜里窥视他的反应,觉得甚是可爱。

此刻,伴郎团势力强势开道,愣是在这并没有什么车流的别墅区开出了披荆斩棘的气势。

等昀昕夫妇到达教堂的时候,搞事伴郎团已经提前抵达了,并且暗搓搓得不知在跟司仪商量着什么。

两位新人交换戒指并亲吻对方,感谢彼此这么多年来相知相守相爱,如今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再不分开。

北宇突然觉得鼻尖一酸,他也想要和自己亲爱的相知相守相爱然后情定终生,然而北宇自从zh以后就一直没有女朋友,从来没有断过感情史的北宇第一次体验到了母胎solo的同学的感受。

好像要个女朋友,男朋友也行!谁接到昕姐的捧花我就娶谁!!

北宇这样祈祷着。

……

然后他龙哥接到了昕姐丢出的新娘捧花。

大家盯着捧花,而拿着捧花的人正盯着北宇出神。

哇哦~

北宇下意识地看向他龙哥,他龙哥没戴眼镜,微微眯着眼睛看着他,北宇被这双迷人的深情的眼睛摄了魂魄。

下意识地向他龙哥走去,龙哥却仿佛受惊的兔子,突然转身捂脸,不一会儿就不知跑哪里去了。

北宇犹豫了一下没有去追,反正一会儿还要和新郎一起给新娘表演节目,以龙哥的性子,就算出了什么状况,也一定会准时出现在后台的。

张先生是被北宇一个电话骗到后台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心里mmp但还是逃不开司仪和伴郎团的魔掌的张新郎想老婆了,非常想。

好在他也是个爱玩的,当初北宇的《大花轿》视频风靡网络的时候他也被刷屏过一段时间,这套动作倒也容易。

北宇和彭漂亮在给张新郎调整动作姿势,话虽如此,北宇的眼神时不时飘向门口,连翟好看这个钢铁直男都不好奇他在等谁。

还能是谁?这不就来了。

其实也没有人特意去关注门口进来的人,都在忙着自己手头的事儿,除了北宇。

推门进来的居美丽手里空空,看来是刚才一会儿把新娘捧花藏起来了,他已经换上了跳大花轿的白背心,还没有挂上大红花,衬得他的肌肉线条格外分明。

北宇小小地咽了一口口水,他龙哥确实好看。

不知道为什么,被他盯着看的人微微脸红了一下,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后槽牙,又露出一点点羞涩的意味,勾得北宇几乎想扑上去。

北宇脑内刷过满屏幕的字幕:龙哥是在勾引我吧?我没看错吧?我要不要扑上去?但是现在人有点多……好像扑上去!想日!

然而司仪的声音打断了北宇的脑内小剧场:“各位请准备一下,放完这个视频就到你们了。”

动作贼慢轮到最后一个换装的北宇向伴郎团的诸位展示了五秒脱衣技能,并且得到了一致好评(仅限于对技术的),以及对他消瘦身材的一顿怼。

激情展示个人技的北宇没有意识到有一个人的视线死死地黏在自己身上,视线缠绵地附着在每一寸肌肤,一点一点地侵蚀,看到他的小细腰的瞬间几乎想把他拆吞入腹不给任何人看到。

舞台的灯光很亮,打得舞台上的人有些晃神,看不到下面的亲朋观众,只有身边的台上人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高声喊着“抱着我那妹妹上花轿”的北宇忍不住被龙哥的风姿抓住了眼球,对上眼的瞬间,就再无法分开。

即使胸前挂着大红绸缎,他也是这么的帅气迷人,令人心动。北宇心想。

他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竟跟台下笑得欢快的昕姐如出一辙。当然,昕姐看的是她男人,而北宇看的,是他龙哥。

那天婚礼以后,北宇更加黏他龙哥了。

“哥哥,一起吃鸡啊。”

“哥哥,一起骑平衡车去洗手间啊。”

“哥哥,你这件冲锋衣我有黑色的情侣款诶!”

“哥哥,我开发的羽毛项链新搭配,给你也做了一条。”

“哥哥,你看到我给你写的信了吗?寄给你全宇宙……”

“哥哥,你有没有喜欢上我?”

……

“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

“确实,厉害。”

“哥哥,我的身体你还满意吗?”

……

一个轻吻落在他的腰窝,发丝挠着他的皮肤,饶得人心痒。

他的手抚上他的脊椎,一路向上,在他的颈间摩挲。

湿润的唇舌贴上他的耳朵。

“要是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么好,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

他在他的身下达到了顶峰。

彭漂亮收到结婚邀请函的时候是欣喜若狂的,姐姐终于嫁出去了,要放个鞭炮好好庆祝一下。

翟好看收到的时候是气愤的,欺负我是单身狗咯?于是他邀请了他的直男朋友尹小正与他共赴喜宴,并且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居美丽邀请他当伴郎的请求。

张氏夫妇在收到居一龙和北宇的婚礼邀请函的时候,露出了心知肚明的笑容,昕姐摸了摸自己三个月大还看不太出来的肚子表示要送他们一份厚礼。

居北的婚礼意外的平淡,只是在亲友面前交换戒指,给彼此送上一个亲吻,没有堵门,没有搞怪,没有大花轿。

黑色与白色的西装是最完美的搭配。

所有人都静静地祝福他们,仿佛害怕打破他们之间如梦如幻的美景。

“你是世间最美的画卷,我只要读你,就已足够。”

End

要是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么好,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朱生豪情书》

你是世间最美的画卷,我只要读你,就已足够。——(不存在的)《安小北语录》

【居北】我不是一定要遇见你(北宇视角)

·rps
·OOC
·AU
·合租关系
·压抑预警
·禁ky,勿上升真人

正文:
我不是一定要遇见你。

如果那天,没有那么巧合地走进那家中介所,我就不会遇到你。

你坐在办公桌后,放下手中的书。

“你好,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你说。

初到横国,我想找个合适的合租公寓。

你翻开册子,随意地翻了两页,丢到一边。

扯了一张便签,写下一个地址,丢给我。

“看看这家吧。”

我去看了,很满意,就这么定下了。

我不是一定要遇见你,如果没有后来的事。

搬进去以后我才发现,我和隔壁的租户只隔着一扇锁住的门。

钥匙孔对着我这边。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常常心惊胆战地怕那扇门哪一天会突然打开。

但是没有。

你在马路边捡到了应酬到胃疼的我,送我回家。

温热的毛巾擦着我的脸,我的玫瑰花刺。

你留下一碗暖暖的小米粥和一把钥匙。

“你以后想喝粥了,就到隔壁来找我。”

趁着你去上班,我悄悄试了那把钥匙。

打不开你对着楼梯间的房门。

我觉得受到了欺骗,把它束之高阁,从此绝口不提喝粥一事。

你经常来看我,把我糟蹋得不成样子的窝给收拾整齐。

我常常从片场回来倒头就睡,人事不知。

你从来没有要过我什么。

我看不懂你。

我终于从小群演熬出了头,攒了一笔钱,狠狠心在隔壁城市买了一套房子。

或许有什么不可说的原因,我是悄悄地一点点把东西搬过去的。

你可能发现了什么,但是并未提起,就像不曾发觉。

你的体贴,我承受不来。

整理杂物的时候,翻出了当时那把钥匙。

鬼使神差地,把它插进了卧室最里面的那个钥匙孔。

锁孔发出“咔咔”的声音。

钥匙转动了半圈,我却失去了打开它的勇气。

我还是离开了你的城市,既使来横国拍戏也不会来找你。

你也从来没有找过我。

我公开的不公开的行程,你好像都不在意。

今天我吊威亚摔了下来,手臂好疼,但是没有了那个给我上红花油的人。

今天我被私生推倒了,扭伤了脚腕,但是没有了那个给我揉揉的人。

今天我拍了一场很棒的打戏,但是没有了那个和我分享快乐的人。

今天我得了最佳男演员的奖,但是没有了那个会给我一个亲吻的人。

我的日记每天都写着你的名字。

你却仿佛从我的生活中彻底消失。

我不是一定要遇见你,但是我已经再也放不下你了。

后来,我回到那个城市去找你,可你已经不在了。

那家中介所听说已经关门好些年,我们的房子也空置了许久。

我询问着你的去向,没有人知道。

你像是人间蒸发一般,无影无踪。

我买下了那间房子,里面的摆设还和我离开时一样。

只是少了你的气息。

我打开了那扇门,走进了你的地界。

处处都是你,处处都不是你。

“叩叩”忽然而来的敲门声。

我多么希望门外是你。

门外竟真的是你。

“你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

“不走了?”

“不走了。”

“好。”

我不是一定要遇见你,只是刚好你在,只是刚好我们相爱。

END